新笔趣阁 > 玄幻魔法 > 天降鬼才 > 第3315章 难道她真没招了

第3315章 难道她真没招了(1 / 2)

韩秋澪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目光轻轻瞥了孙不同一眼。

今天孙不同跳上讲台危言耸听,大概率是有高人在背后教他如何夺取三军大权。

只不过,孙不同背后那位高人,似乎没有料到,他们诛杀北境王的计划,会以完全溃败的形式收场。

这么说吧。假设圣耀联军诛杀北境王,能把周兴云击毙,亦或者重创镇北骑的高手,让他们元气大伤。

此时孙不同跳出来危言耸听,定能带起节奏,博得中原将士的信任。

最理想的情况是,北境王战死沙场,孙不同一呼百应,成为中原势力马首是瞻的实际领袖。

毕竟,从圣耀联军的角度思量,这是一套连环阴谋。

北境王战死沙场,咏茗公主伤心欲绝,并且要为自己的决策失误承担责任。

此时此刻的中原王师,可谓群龙无首、军心动荡、人心惶惶!

孙不同作为北线战区的大功臣,他一边危言耸听,大肆渲染中原王师必然兵败,一边扬言宣称,他有打赢圣耀联军的妙计。

一筹莫展的中原将士,定会被他蒙骗,以为只要追随孙不同,就能绝处逢生。

圣耀联军的阴谋很不错,只可惜……他们孤注一掷倾尽全力,都未能重创镇北骑。

如今孙不同骇人听闻的发言,唬得住白柏子、宇文隆、耶律雄天等人,却吓唬不了镇北骑,以及宇文腾飞等西线的中原将士。

孙不同现在还不知道西线战区的战况,才会如此大言不惭,站在讲台上扯犊子。

镇北骑的双军神,可不是吃素的,韩秋澪和许芷芊早就料到,圣耀联军集中优势兵力,诛杀北境王之后,会采取怎样的行动。

圣耀联军甘愿牺牲北线战区,也要助孙不同奠定军功,就是希望他在这一刻夺得大权。

遗憾的,圣耀联军未能诛杀北境王,导致孙不同现在的一切举措,都显得十分小丑。

还是那句话,前线交兵的战报有时间差,圣蝎大帝等人溃败的消息,目前还没有广泛传播开。

在孙不同的幻想中,圣耀联军诛杀北境王,虽然没有成功,却也大差不差,取得了些许成果。

毕竟,原本要去支援南线战场的西线将士,师出未捷身先死,他们在半路遭遇敌袭,最终周兴云陷入昏迷,在将士们的掩护下,退回西线大本营。

北境王的炎姬军虽然没有人员战死,但跟随北境王行动的西线精锐将士,却战死了一大半。

再则是,维夙遥受了重伤,也是瞒不住的事实。

孙不同、白半邪、耶律雄天等中原将士,理所当然的认为……

周兴云等人在支援南线战区的路上,遭到圣耀联军的主力袭击,周兴云拼死奋战,结果不敌圣耀联军的高手,被人打晕。

维夙遥也在奋战的过程中,败给了圣耀联军的高手,以至于身负重伤。

宇文腾飞为了掩护受伤的维夙遥,以及昏迷不醒的北境王撤退,只能率领西线的中原将士殊死搏斗,拦下圣耀联军的主力。

最终西线的中原将士,顽强抵抗、浴血奋战,在牺牲了大半人马后,成功护着北境王逃回西线营地。

在这期间,六凡尊人和周青峰的支援,以及南轩国主力军的支援,都是掩护北境王逃跑,不可或缺的力量。

这,就是孙不同、白半邪、耶律雄天等人心中遐想,看破不说破的,潜移默化的西线战况。

在场的中原将士,大多都觉得,韩秋澪没有公布西线战区的战况,是因为镇北骑与敌军交战吃了亏,他们灰溜溜地败回西线营地,脸上无光。

不幸中的万幸,北境王的炎姬军无人阵亡,这倒是……还能打肿脸充胖子。

不过,身为炎姬军团长的维夙遥,却在战斗中受了重创,这不由让中原将士产生动摇,炎姬军的战斗力……到底行还是不行。

来日她们与帝王军交战,到底能不能赢?

中原将士担心什么,孙不同就会说什么。

孙不同必须制造危机感,让大家觉得镇北骑赢不了圣耀联军,他才有机会取而代之,成为中原大军的领袖。

所以,当韩秋澪否定孙不同的毛遂自荐后,他马上嗤之以鼻的笑道:“公主殿下是真不把我的话当回事吗?中原局势危在旦夕,你们还要一意孤行吗?”

“昨天我就听人说,北境王率领西线精锐,在去支援南线战区的路上,遭到圣耀联军的将士袭击,结果你们不敌圣耀联军,夹着尾巴逃了回来!”

孙不同说到这里的时候,转身朝炎姬军的方向走去。

众人只见他站在讲台上,带着轻蔑的笑容,看着维夙遥阴阳怪气:“维姑娘别来无恙啊。听说你与圣耀联军的武将交手,险些命丧黄泉,这真把我给吓了一大跳。”

“众所周知,维姑娘不仅是备受王爷宠幸的女子,你还是炎姬军的团长,是北境王麾下武功最强的女护卫之一,如果连你都大败而归,试问镇北骑里面,还有谁能与圣耀联军的高手一战?”

“今天我就把话挑明,你们镇北骑根本打不过圣耀联军的主力,炎姬军能与帝王军争锋,都是你们自欺欺人,一厢情愿的幻想!”

“看看你们与圣耀联军交兵的惨状!三千八百名西线的中原精锐将士,随你们一同出战,现在幸存下来的人,都不足两千人马!”

“如此凄惨的局面,公主殿下凭什么奉劝大家无需担忧!凭什么宣称我军必胜无疑!盲目的自信终将败亡!”

“你放屁!”一名随周兴云出战的西线将士,听见孙不同毫无顾忌的暴论,顿时气得火冒三丈,指着他便训斥道:“你个蠢货什么都不懂,就自以为是在此乱说!你根本不了解我们与圣耀军激战的状况!你真是一派胡言!”

“没错!你什么都不知道,纯碎在一派胡言!一派胡言!”

站在宇文腾飞身后的西线将士,都很想道出他们击退圣耀联军主力军的风光战绩,奈何韩秋澪下了封口令,以至于他们只能义愤填膺,齐声指责孙不同……一派胡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