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番号 > 第039章 真正的战士

第039章 真正的战士(1 / 2)

“毛土金,你跟我出来一下。”

李远忍着笑,低声说了一句。听到李远的声音,毛土金明显的制住了情绪,连忙的用被子擦干了脸上的眼泪,狠狠地搓了搓脸,这才翻身起床穿衣服连忙的跟李远出去。

一直走到了四楼走廊那里,李远才停下来。

“刚才干什么呢?”李远笑着问。

毛土金装不下去了,忍着,刻意不去想,五十多天了,这一刻却是再也控制不住,死死捂着脸控制不住地哭了出来,“班长,我想家了。”

这个兵,李远是很喜欢的。人老实听话,做事干脆利落,又不缺机灵劲。有点小聪明不算优点也不算缺点。要说明显缺点,大概可能就是身材了。这小子的身高明显的不符合征兵要求,也就是说,毛土金的身高不到一米六!

绝对是走关系混进的革命队伍。

心照不宣的事情,李远不会讲出来,这样的现象是避免不了的。

看着捂脸痛哭流涕的毛土金,李远也被影响到了,叹着气说,“土金啊,想家是人之常情嘛,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,想到这一点心里难过很正常。但是你不要哭啊,男人嘛,动不动就哭像什么样子。我想你爸妈让你来部队是锻炼成男子汉的,既然如此,那就更不应该哭了。”

毛土金抽泣地说,“我本来不会哭的,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我妈的声音,就忍不住了。班长,你不知道,上车之前我还跟他们吵一架。我妈让我带很多东西,我坚决不要,就吵了一架。”

“嗯,我明白,你妈妈心疼你嘛,让你多带点吃的穿的,这不正是母爱的体现吗?你啊,应该努力训练来回报他们,而不是哭。好了好了,别哭了,坚强的战士是不会流泪的。”李远苦口婆心地安慰道。

毛土金哭泣着说,“可我就是忍不住哭。”

李远无计可施了,训人他会,安慰人却是不擅长。干脆的,他不再劝说了,就默默陪着毛土金,让他慢慢哭。等心里的伤心劲儿过去就都会好起来。

哭了几分钟,毛土金慢慢的缓和了起来。

李远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,“蹲下。”

两人蹲下,李远拿出烟来,递给他一支,给他点上,说,“今晚破例,让你这个落后分子抽根烟,好好抽。”

顿时,毛土金完全的不哭了,深深的抽了一口,顿时一阵晕眩。太久没抽烟了,猛地一下子就有些晕。新兵七班的规矩很简单,谁五公里越野能跑进十九分钟,就能得到李远奖励的一根烟。

迄今为止只有安宏达到过这个标准,但他从来没有跟李远要过烟抽,他自己有,并且班排长们基本不会限制一位二次入伍的新兵抽烟。人家素质摆在那里,得让新兵班长省多少心,抽根烟怎么了。

根据调查,新兵七班新兵里有两个烟鬼,一个是安宏,另一个就是毛土金。李远好几次发现毛土金偷偷从安宏这里蹭烟抽。出于平衡考虑,李远一直当没发现。

李远也点了一根抽,沉声说,“毛土金,你是不错的,训练很刻苦,工作很认真。这次是你对父母亲最好的汇报。你哭了,说明你还是男孩,还没成为男子汉。男儿志在四方,作为男人,应当做出一番事业来。没有什么比保家卫国更高尚的事业了。你想想,那么多人,全靠你来保护,这他妈才是男人应该干的事情。因此啊,你应该为此感到自豪和骄傲。”

毛土金看着李远,说,“班长,我怎么觉得你说这个话的时候显得很假。你是不是自己都不相信这样的话?”

心里一惊,李远有那么片刻的失神,这小子竟然看出来了?

“放屁!新兵连这么多班长,我可以告诉你,没有谁比我的思想觉悟高,我跟你说的每一句话,都是班长我的深刻感悟。”李远义正词严地说道,只觉脸上发烫。

毛土金显然被李远的语气给吓到了,连忙说,“对不起班长,我随便那么一说的。”

他话题忽然的一转,小心翼翼地问道,“班长,听高旺班副说,你杀过人?”

高旺这大嘴巴子,李远心里暗骂一句,面不改色地说道,“别听他瞎说,不打仗不干嘛的,上哪找敌人。”

“就是啊,我也是这么说的,高旺班副言之凿凿的样子,可也不像是假的啊。”毛土金的注意力被成功转移了,显然,念家的情绪消散了。说到底,没经过一番锤炼他就仍然是个孩子。

李远早看出来了,这个毛土金在家里就还是个孩子。真的是土金来的,生活习惯农村化,入伍那天带过来的却都是好东西。行李箱里有个小密码箱放了十几万现金,据说入伍点验那天把现场的干部骨干们吓得不轻。

难能可贵的是,毛土金没有娇生惯养孩子的毛病,不懂的东西他都会很认真去学,不怕苦不怕脏。因为他本身就是贫困山村里长大的,父亲发达之后才过上了丰富物质生活。